艾克瑞特张祖平出席2020中国民办科技峰会暨校管家520感恩答谢会

教育 来源: 2020/5/22 10:28:12 阅读:172

  少儿创客教育作为steam培训里的细分领域,近几年在我国备受关注,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,鼓励其发展。

wps6.jpg

  究其原因,是因为创客教育采用的是一种PBL项目式学习方式,讲究跨学科应用、强调思考+动手能力,引导学员把创意变为现实,能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。

wps7.jpg

  孩子的创新能力,既是个人成长的基石,也决定着国家的未来。《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》统计了全球各国创新指标(10个评价维度),其中,美国平均得分为86.5,英国79.1,德国87.5,日本79.3,我国只有64.4,远远落后于这些发达国家。所以,这也是为什么国家要大力在中小学阶段发展创客教育。

  目前,这一赛道也吸引了资本市场的目光,创业公司、巨头纷纷加入,诞生了一批知名的线上/线下创客教育企业:寓乐湾、鲨鱼公园、孩教圈、艾克瑞特机器人、上海STEAM云中心、火星人俱乐部、Labplus盛思、西瓜创客……

  2020年初,一场突如起来的疫情,让线下教育机构面临危机,创客教育机构作为其中的一员,自然也难独善其身。那么,线下创客机构会被线上机构淘汰吗?把课程平移线上的普遍做法,是否同样适用?创客教育的OMO模式又有什么新玩法?

  5月21日,线下创客机构的龙头企业、拥有10000学员的艾克瑞特机器人受校管家邀请,亮相2020中国民办教育科技峰会暨校管家520感恩答谢会,其创始人张祖平在大会上给出了答案。

wps8.jpg

  核心观点:

  1、 疫情是一个试金石,让那些本该死的企业,提前死了。

  2、 创客教育,线上永远不能替代线下

  3、 创客机构omo融合,主要解决的是后台问题

  4、 线下创客机构未来有三大利润空间

  疫情让那些本该死的企业,提前死了

  美团创始人王兴说过:很多人为了逃避真正的思考,愿意做任何事。这句话,也同样适用于在疫情中“飘摇”的教育机构。

  张祖平谈到,很多教育机构把降薪、裁员、发不出工资、倒闭的锅甩给疫情,这是不对的。疫情是试金石,很多企业的惨状,并不由疫情造成,而是自己带来的。当潮水退去后,才知道谁在裸泳。这些企业其实在此之前,就已经生存在死亡边缘,他们只是凑巧收了下月的学费,侥幸而活。

  艾克瑞特机器人这次也因为疫情断了收入,但因其之前经济状况良好,再加上政府的大力扶持,并没有发生裁员、降薪等现象,反而加大了校区升级、信息化建设方面的资金投入(后文会说到)。

  创客教育,线上永远不能替代线下

  对于现在大热的线上创客教育,以及把线下课平移线上的做法,张祖平也保持了相当冷静的态度。

  张祖平认为,线上创客机构的火热带来其股价的突出表现,并不值得艳羡。

  他谈到,某机构2019年财报显示:营收3000万,利润负一个亿,赔的钱比营收高,这样的企业,没有市场存在价值,它们在用套资本的思维谋生,而学生和家长是最终的审判官,这些企业势必不会长久。

  “上网课是伪需求。”“上网课等于自残。”张祖平看似惊人的观点,其实十分符合大环境。创客教育强调动手操作,需要老师面对面引导学生,人与人之间情感、价值观的交流,网课永远替代不了,尤其在少儿阶段,上网课质量会很差,等于把自己的优势全抛掉了。

  创客机构omo融合,主要解决的是后台问题

  对于教育领域热烈讨论的OMO话题,张祖平表示,创客教育也与其他领域不同,其OMO的主要发展方向,不是体现在用信息化手段给孩子上课,而是提高后台的运营效率,只有强有力的后台,才能支撑前台的壮大。

  而师资和课程,在机构后台中占据了主要因素。目前,大多数创客教育机构都面临这2大难题:

  缺乏优质师资:很多从事创客教育的老师,往往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,大多是由于个人爱好,一边自学,一边教学生;

  缺乏成体系的课程(包含教材、资源):开发创客课程须具备一定的门槛,如果照搬国外的课程体系,也不符合国情,再加上缺乏专业的老师,课程开发能力薄弱。

  还好,这次疫情,给了机构们一个喘息、思考的机会,把老师、课程进行标准化的改革和创新,以应对后疫情时代,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和突变的竞争环境。

  1、教学后台的改进:升级课程体系、搭建信息化教研系统

  在这个时间差里,艾克瑞特先是全面升级了课程体系,其内容、形式、玩法会更好。

  比如结合中国传统文化,有一堂课以“丝绸之路”命名,某个机器人沿着线走,将这条线改造成“丝绸之路”,沿路会标记经过哪些国家,机器人知识、文化、地理知识被交织在一起,孩子们在玩乐中学习,效果更好。

  


  二来,艾克瑞特研发了一个备课教研系统,用信息化的手段去把控教学质量。比如让优秀的老师把一节课做了拆分,把每个步骤及所需的器材、设备制作,都录制成一个个小视频,通过该系统推送给所有的老师,对其进行系统的培训。

  培训三步骤:看、考、培

  老师把这些课程看完之后,机构会安排考试,考完后,再培训。张祖平谈到,以前的培训就是给大家从头到尾讲一遍知识,再考试;而现在,通过前面的2步,相当于把培训进度提前了,这让老师们加深了印象,学得更好之余,培训效率也提高了很多。

wps10.jpg

  同时,艾克瑞特要求,每一名老师要把自己的教案、上课视频都提交到该平台上,品控部门会在平台上与老师交流,哪一个地方不好,也可以通过平台即时修改,用数字化手段来提速教研过程。

  OMO的融合也十分考验组织的反应、协调能力,所以,除了教学后台,艾克瑞特对整个组织后台也进行了优化调整。

  2、组织后台的改进:大胆调整架构、全面信息化提效

  疫情期间,艾克瑞特重组了架构,形成四大矩阵:

wps11.jpg

  在这之前,艾克瑞特和大多数机构一样,拥有很多部门:研发、新媒体、加盟、设计……疫情之后,张祖平重新梳理团队,将所有部门整合成四大研究院,比如研发中心的主任同时也是师训中心的主任,经此调整后,部门之间资源协调能力大大提升,配合程度更高,工作起来非常方便

  紧接着,艾克瑞特给每个部门都配备信息化系统,人力资源、教务管理、财务管理、物品管理……所有的环节,都和系统对接。

  这样做之后,收效巨大:

  (1) 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、人效

  就拿发offer来说,以前,如果一天之内要发送几十封offer,人力部门当天就得安排1名员工专职做该事。改进后,艾克瑞特上线了一套人力资源系统,让hr可以轻松发offer。应聘者来企业面试时,会让他扫二维码填写个人信息,通过后,HR只需在电脑里点一下鼠标,系统就自动给他发送offer。

  张祖平表示,机构呈规模化发展后,人才需求也逐步增长,现在,即使需要招聘再多的人,也无需增加人力了。

  (2)积累数据,方便复盘

  比如艾克瑞特的学员、教务管理,用的是校管家系统。上完每一节课后,老师都会通过校管家的师生信给家长发送孩子上课的照片,使用4年下来,积累了大量照片素材。这次疫情期间,机构把这些照片利用起来,给每个孩子做了一个短视频,发给家长看,家长们看到孩子4年来成长的点点滴滴,感动得都哭了。

wps12.jpg

  此举加强了家校之间的信任,因此,疫情期间,艾克瑞特的退费率不增反减,10000多名学员中,退费的只有个位数。

  (3)降低企业风险

  比如教研系统上线前,机构的核心是优质教师,一旦流失,会给机构带来很大损失。系统上线后,一堂课是怎么上的,用的是哪些设备,所有流程都有标准化的视频,小白老师跟着一步步学即可。即使优质教师流失,新手通过教研系统培训,也能达到七、八十分,学生和家长不会感知到太大差距。

  而对于学校管理更是这样,校管家系统帮助艾克瑞特最大程度地还原了学校运营状况,哪些方面有问题,当月是挣了还是亏了,系统把这些数据都计算得清清楚楚,学校管理者不再是摸黑前进,可以提前预警,及时避坑。

  3、如何在3个月内实现OMO高速落地

  很难想象,在其他机构,全面实现信息化通常要经历很久,而艾克瑞特只花了三个月,他们究竟是怎么做的呢?张祖平也分享了自己的经验。

  (1) 让各部门找问题

  张祖平要求所有部门负责人,把之前做过的所有工作全摆在桌面上来讨论。

  该过程类似于打扫凌乱的房间,先把东西清理出来,摆在桌上,进行分类、归纳整理;

  (2) 对部门重新整合

  这也就是前文提到的,将繁多的部门整合成四大研究院,之前大家各自为战,现在目标统一后,组织的协作效率也随之提升了;

  (3) 用机器代替人力

  把部门整合完后,张祖平要求大家把所做的事情分为两大类,记录类和分析、改进类,凡是记录类的,通通去寻找信息化系统解决,也就是说,把以往一些重复的工作用机器代替。

  疫情期间,各部门通过频繁地约谈信息化企业,学到了大量的知识,最后,每一个部门都选择了当下最优秀的信息化软件去解决现有的问题。

  (4) 链接各系统,形成信息化中台

  最后,艾克瑞特把各家系统链接起来,或用技术打通,或用小程序的方式做搭桥,最终形成了机构强大的信息化中台。

  线下创客机构未来有三大利润空间

  经历疫情后,张祖平认为,创客教育机构不能只把盈利点集中在培训业务上面,未来要三条腿走路:

  1、 行业赋能,输出自身成熟的服务、解决方案

  比如发展加盟校。

  2、 升级教育内容、服务,让直营校更盈利。

  比如疫情期间,艾克瑞特在大量装修校区,很多人都不理解,其实这是在节约未来的运营成本。以前,他们的校区都集中在比较黄金的位置,以北京某CBD校区为例,一年的房租就是110万。

  疫情来临后,好多地方在降租金,艾克瑞特退出了原来的黄金位置,在一些社区租下了门面,将校区做装修升级,虽然看起来增加了成本,其实不然。因为原来的房租要110万,一个校区需要3年才能盈利,而现在的房租是30万,能做到1年就盈利了,这其实省下了大笔资金。

  同时,艾克瑞特也淘汰了一些空间受限的校区,将它们做了合并处理,并进行装修升级。这样,一来减少了运营成本,二来,让家长看到艾克瑞特更好的风貌,再加上有了品控,服务、课程、团队状态更好了,这些家长会更有信心地等待复课的到来。

  3、 生产自己品牌的玩具

  一个创客培训机构做出来的玩具,和市面上的玩具是完全不一样的,会更具科技感、生活体验感。

wps13.jpg

  张祖平表示:这三者做好之后,我们会把玩具产品卖给直营校里的学生和家长,这是一个新的利润点;同时,在加盟这块,会让其用采购玩具的形式代替上缴加盟费,使得商家更愿意和我们合作;除此之外,我们还会对加盟商推销自己的课程产品、信息化系统,这些利润的前景,相当可观。

 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何云峰曾说过:“人类社会的发展大致经历了奴役劳动、谋生劳动,体面劳动等过程,最终,我们将走向自由劳动。”

  张祖平认为,这次疫情OMO的加速洗礼,极大地解放了创客教育工作者,帮助他们初步实现了“幸福快乐”的自由劳动,让教育者以一颗初心回馈学生和家长;与此同时,行业也将一改往日追逐资本的风向,越来越多地回归到教育本质上来。



相关文章